首页 >> 学术探讨 >> 正文

为渤海经济发展算账

曾经有经济学家作过这样的比喻:如果说京津和环渤海地区是房子的一层和基础的话,那么,港澳地区就相当于这座建筑物的三层或者是装饰楼顶非常光彩夺目的地方,只有二者的结合才能成为一座真正的、而且起作用,外观又非常优美的建筑。

CEPA生效后,京津环渤海地区和港澳之间将会有什么样的战略性合作?中国科学院可持续发展战略研究组组长、首席科学家牛文元教授,在“中国内地与港澳经贸合作和发展研讨会”上谈了自己的一番见地。

城市化建设没有“航空母舰”不行

港澳是京津为代表的环渤海地区进入东南亚的前沿和桥头堡,当然京津和环渤海地区也是港澳进入东北亚地区的桥头堡和前沿阵地。因此,牛文元教授认为,他们之间无论从资本的运作、人才的交流以及产业的互补都非常密切,而且随着时间的推移,这种联系会越来越密切。曾经有一位经济学家作了一个很好的比喻:如果说京津和环渤海地区是房子的一层和基础的话,那么港澳地区就相当于这座建筑物的三层或者是装饰楼顶非常光彩夺目的地方,只有二者的结合才能成为一座真正的、而且起作用,外观又非常优美的建筑。当然这个比喻不一定完全正确。只是CEPA生效后,从内地和港澳之间的紧密合作,促进双方互利的角度认识这个问题。

环渤海地区的成功就是港澳京津四地建造新的战略联盟的开始。中国的城市化正逐渐从南到北,从珠江三角洲到长江三角洲一直到京津环渤海地区展开。牛教授说:“过去我们说20年建设小城镇,现在看来中国经济未来的发展,没有主力军,没有航空母舰是不行的。这个主力军和航空母舰,就是要从珠三角和长三角、京津环渤海地区城市化的建立开始。”

疾呼京津迅速携手组建战略联盟

中国经济越来越向大的区域,特别是珠三角、长三角、京津这三大城市群集聚。这三大城市群在不久的将来成为有巨大影响力的空间,CEPA生效本身将会对三大城市群的提升起到积极的推动作用。对于京津环渤海地区,北京和天津将在城市群的发展中起重要作用。其整合和成功将会对河北、山东、辽宁共同合作起来,创造环渤海地区大型的城市群起到关键作用。京津作为特殊经济体,由于以政治、文化、教育等作为最主要的特征,而天津作为港口、作为制造业、商业非常有特色的城市,这两者之间的捏合势在必行。大家知道,珠三角从一年之前就开始整合区域经济一体化,长三角从去年开始也进行了多次合作。但是非常可惜,京津地区特别是环渤海地区,这样的势头还远远没有形成。京津作为特殊的经济体,它的战略功能是不可轻视的。可以作为新的战略平台,获取新一轮的发展空间,将会大大降低区域经济的成分,作为战略联盟会提高区域性整体竞争力。这四大功能现在看到的作用和结果还非常小,甚至还看不到。就如北京和天津的快速通道,实际上30分钟就可以把它们联系起来,即使这样非常短暂的时间,因为北京有机场、天津也有机场,两个机场之间不能互相通用。北京与天津之间的合作也没有得到充分协调。如果两地政府还不认识这个问题的话,我想就会为CEPA拖后相当长的距离。

所有的生产要素在全球流动的时候就是最大的发展红利,但是非常可惜就在北京、天津不到30分钟这样一个快速通道距离之内的发展红利还没有得到应用,这是非常可惜的一件事。于是我大声疾呼,北京和天津这两个龙头应当迅速携起手来组成战略联盟,在CEPA的共同推动下早日形成京津一体化。

辨析环渤海经济区域红利观

目前京津环渤海城市群的劳动生产力基本上是偏低的。根据世界劳动组织三个月前发布的公告计算,美国每一个劳动生产力已经达到6000多美元,欧洲4000多美元,亚洲地区香港已经达4700美元左右,居亚洲之首。但是大家看一看2002年京津环渤海地区每个劳动力只有680美元,因此是美国的11%,欧洲的15%,是香港平均的14%,也就是说美国劳动生产力是京津环渤海地区的8.9倍。因此在实施战略目标时必须考虑京津环渤海地区生产力还非常落后。中国京津环渤海地区的GDP约占全中国目前的8%,中国三大城市群加起来也只占中国的37%,远远低于美国和日本三大城市群各占66%以上的份额,就说明这三大城市群的经济实力还不够大。

工业七国平均每创造一美元消耗的能源是11.7乘10的六次方,但是京津环渤海地区每创造一美元能耗的能源是69乘10的六次方,这么一比是美国的4.3倍。京津环渤海地区如果要这样做就需要进一步发展,发展经济的贡献率要由现在的8%提高到未来的15%。也就是说全国GDP的15%应该在京津环渤海地区创造出来。现在的人口密度每平方公里6800人,将会扩大到1.1亿人。战略的带动能力低方案能带动全国的5%,中方案带动全国土地面积的10%,高方案能够带动15%,达到150万平方公里的带动。因此不可小视一个大的城市群在经济发展中的作用。要靠政策、靠制度,还要靠各方的推动,包括CEPA的推动。

启动京津港澳四地五流互动战略

落实CEPA协议形成京津港澳四地的五流互动战略联盟,这五流包括物质流、人流、信息流、货币流、人才流,这五流之间的交往将会在港澳和京津四地创造非常好的发展模式。在经济体当中有一条我们成为新干线,距离是142公里,如果按照磁悬浮列车就是20公里,GDP产值2157亿元,完整30分钟的经济圈和完美的海陆组合、科教组合应该在这个地区尽早地发挥出来。从而形成一带两极五个中心,成为经济成长的第三载体。一带就是北京、天津的经济走廊,两极是分别以天津、北京为中心的经济,形成面向全国、面向东北亚、面向世界现代制造中心、商贸中心、航运中心、物流中心和文化中心。

建立京津港澳五流互动的战略联盟,以京津特殊经济体的组建为标志,最大限度地获取新一轮的发展红利。当然这种发展红利虽然是京津环渤海地区,假如与港澳联系起来,港澳本身也在这种发展红利中分摊一部分。

网站首页 | 机构设置 | 最新动态 | 科学研究 | 学术团队 | 资料下载 | 关于我们
山东财经大学区域经济研究院 2014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14-20124 ALL RIGHTS RESRVED
通讯地址:济南市二环东路7366号区域经济研究院 联系信箱:sdrire@163.com 联系电话:(0531)88596285